html模版上海兒童醫院專傢精準“斷舍離”,為患兒帶來獨立行走新生
526) this.width=526;">


526) this.width=526;">


中新網上海新聞6月28日電(晏雪鳴)上海市兒童醫院28日披露,在上海宋慶齡基金會-大愛助行專項基金的資助下,上海市兒童醫院專傢為一名4歲男童完成瞭“單椎板切開選擇性神經後根離斷術(SL-SDR)”。這名“痙攣型腦性癱瘓”患兒開始瞭獨立行走的新生。

龍龍今年4歲多瞭,臉上總是掛著靦腆的笑容。記者看到他時,與同齡的孩子沒有太大的區別,隻是獨立站立行走時步態有些搖擺。龍龍的傢長告訴記者,龍龍不到1歲時,傢長發現他與同齡兒不同,運動發育遲緩,抬頭、翻身晚,不能獨立站立,從此龍龍一傢便開始瞭尋醫問藥之旅。在被診斷為“痙攣型腦性癱瘓”後,龍龍接受瞭神經營養藥物的註射治療及康復治療,前後花費瞭近十萬元,癥狀較前也隻是稍有改善。

據悉,來上海市兒童醫院手術治療前由於下肢肌肉緊張痙攣,關節活動嚴重受限,連獨自站立都無法做到。今年3月3日,龍龍在在上海市兒童醫院接受瞭“單椎板切開選擇性神經後根離斷術(SL-SDR)”。術後,龍龍的下肢就放松瞭,肢體不再是原來的僵硬,也沒有抽搐的感覺。

經過系統規范的康復訓練,1個月後,傢長發現龍龍可以逐漸自己站立瞭。目前他已經能夠獨自邁步行走,性格也活潑多瞭。

7歲的小玉林也是因為腦癱導致左下肢痙攣性運動障礙,走路時無法控制地踮腳,上下樓梯必須扶手支撐。經過上海市兒童醫院兒童腦癱肌張力異常手術治療團隊及康復科團隊的治療,半年後,他能夠獨自上下樓梯,運動功能實現瞭“跨級”。

近日,肖波醫生團隊在《中華小兒外科雜志》發表瞭這一新方法的相關論文:《單椎板切開選擇性神經後根離斷術聯合康復治療對兒童痙攣性腦性癱瘓臨床療效的研究》(以下簡稱論文)。這是國內首篇單椎板選擇性神經後根離斷術(SL-SDR)治療病例的分析論文。

這個方法新在哪裡?

上海市兒童醫院神經外科肖波副主任醫師介紹,腦癱是一組持續存在的中樞性運動和姿勢發育受限癥候群,它是由於發育中的胎兒或嬰兒腦部受到損傷所致,發病率為0.25%左右,國內每年新增病例近4萬,目前共有約350萬腦性癱瘓患者,其中約80%為痙攣性腦性癱瘓。

“我們日常的運動指令由脊髓神經負責‘傳出’,感覺則由其‘傳入’。脊髓前根負責運動,後根負責感覺。可以說,後根就像肌肉的感受器,由於脊髓神經的牽張反射亢進,肌肉一直處於‘緊張’狀態——肌張力顯著增高,關節的活動度明顯減小,造成下肢關節活動受限,從而出現一系列運動功能障礙。”肖波說。

ZEST擴大機此,國外專傢嘗試通過手術來降低肌張力:在神經電生理監測下,從脊髓的馬尾神經處,找到誘發肌肉群異常牽張反射的傳入纖維(脊髓後根),並進行離斷,以此降低牽張反射沖動的傳入,減輕相應的肌肉群痙攣。“這給痙攣性腦癱治療帶來一個全新的治療前景,如果術後輔以系統康復治療,就可能最終改善運動功能。”肖波醫生說。

但是,國外一直使用‘五分法’,即在神經根刺激時,把肌肉的肌電反應分為五級,根據分級不同決定是否離斷及離斷比例——越是異常的反應,說明該神經根攜帶的異常信號越多。‘五分法’完全依賴術中的肌電反應來決定手術操作,風險較高,肖波醫生團隊希望探索一種更安全的方法——即“三分法”。

“我們參考術前評估結果,以‘非目標肌群’、‘目標肌群但肌電正常’、‘目標肌群且肌電異常’這三個分類來決定手術操作。”肖波介紹,“手術評估項目包括肌群肌張力、關節活動度、肌群肌肉力量,以及粗大運動功能分級(GMFCS,反映中樞神經系統受損程度)。精準評估很重要,必須由多學科合作開展。”因此,兒童醫院建立瞭兒童腦癱肌張力異常手術治療團隊及康復科團隊,由神經外科、骨科、康復科等組成。

手術的難度在四聲道擴大機哪裡?

手術對麻醉及神經電生理監測的要求很高。“因為麻醉狀態的大幅變化會明顯影響神經電生理監測結果,從而影響手術效果。”肖波說,“此外,手術需要監測雙下肢所有大的肌群及肛門括約肌的肌電反應,因此,帶有同步功能的神經電生理監測設備,以及專業的神經電生理監測師是不可或缺的。”

術前,醫生就會在孩子的下肢肌肉——從髖內收肌、股二頭肌至肛門括約肌,留置神經電生理探針,並在術中全程監測。術中,打開單側椎板,充分暴露出馬尾神經,通過電脈沖來逐個刺激神經根。

“由於之前已標記每根神經根的電流刺激閾值,運動前根一般為 0.1-0.2mA,而後根則為 0.4-2.0mA,這樣就可以明確鑒別運動性前根及感覺性後根。一旦發現神經後根來源於目標肌群,就開始‘串刺激’——一種加強刺激的方式,如果在刺激下,出現相鄰節段肌群的電活動,說明有異常情況,這時就可以精準離斷相應的後根神經纖維。”肖波說,“由於神經根的離斷標準引入‘目標肌群’這一指標,極大地降低瞭術中實時判讀的難度。此外,手術全程有神經電生理監測指標確認,可以杜絕因誤操作而造成的神經功能永久性損傷,手術安全性很高。”

一般手術1 周後,患兒就可以開始早期康復治療,2 周後出院、接受系統性康復鍛煉,包括物理療法、作業療法等。兒童腦癱肌張力異常手術治療團隊及康復科團隊從2016年初在國內率先開展這一手術治療痙攣性腦癱患兒,到目前為止共開展手術70餘例。龍龍和小玉林都是其中的幸運兒。

治療效果怎樣?

根據論文研究:8個月時間,肖波團隊對 21 名患兒開展瞭術後評估研究。GMFCS 分級中,Ⅲ及Ⅳ型的約占 81.0%;手術年齡最小為3 歲,最大為 12 歲。隨訪發現,肌張力的下降趨勢非常明顯。

接受傳統方法治療的腦癱患兒,GMFCS 的‘跨級’改善相對困難。而醫生研究發現,新技術輔以康復治療後8個月的患兒,其‘跨級率’能達到 61.9%,跨2級的有近 10%。這一結果相當令人鼓舞。同時,6 歲以下患兒GMFCS 分級的改善要明顯好於 6 歲以上組。因為大齡患兒一旦形成異常的運動控制模式,神經系統適應新的肌張力狀態、重新調整肌群協調、改善運動控制則需要更多時間。此外,研究也發現,術前 GMFCS 分級為Ⅱ、Ⅲ級的患兒,術後較Ⅳ、Ⅴ級的“跨級”表現更明顯。也就是說,年齡越小、腦癱程度越輕,預後越好。

GMFCS 分級為Ⅳ、Ⅴ級的患兒,雖然無法明顯提高運動功能,但能顯著降低護理人員的護理強度,提高護理質量,從而改善患兒的生存狀況。“總體而言,通過這一新技術,可以為康復治療提供一個更好的條件。HELIX擴大機我們發現,患兒在術後康復時的痛苦反應明顯降低,而且更願意接受高強度的康復訓練,康復治療效果提升明顯。”兒童醫院康復科主任唐亮主任醫師介紹。

“此次研究是單一中心的回顧性病例分析,病例數相對較少、隨訪時間也較短,因此結論尚需前瞻性、多中心、長期隨訪的臨床研究來進一步驗證。”肖波說,“此外,目前國際上在評估腦性癱瘓患兒治療效果時,已逐步引入步態分析這一相對更為客觀的評估方法,而我們的研究尚未能在病例術前評估階段采用這一指標,因此也需後續相關研究來評估手術對患兒步態改善的效果。”

“國內由於某些特殊原因,有些腦癱患兒就診時由於年齡已大,痙攣狀態已經非常嚴重,甚至已經並發有肌腱的攣縮及骨關節的畸形。此時則需要骨科的介入來穩定關節的狀態,改善患兒的運動功能瞭。”骨科應灝主任補充到。

大愛助行,來自社汽車擴大機品牌會愛心人士的支持

大愛助行基金是由全築股份張楚吳女士、上海市兒童醫院肖波博士於2016年7月共同發起創立的,隸屬於上海宋慶齡基金會的、關註兒童腦癱醫治領域的慈善基金。基金的首筆善款來自於2016年7月16日舉行的“大愛助行”張楚吳女士愛心攝影展暨腦癱兒童手術及康復治療專項基金義賣會。活動當天扣除制作費用共募集各位善心人士141,145元善款,而張楚吳女士按照1:1配比另行捐出善款141,145元,本次活動共募集善款282,290元。在2016年10月專項基金收到瞭曾接受過SDR手術的患兒甜甜的媽媽童愛娟女士10萬元的捐款。童女士作為SDR技術的受益者,在瞭解“大愛助行”專項基金後,第一時間就捐助瞭這筆善款。截止目前為止,大愛助行專項基金共收到瞭513700.46元,資助瞭14名患兒,使用善款28萬元。

上海宋慶齡基金會張厚業副秘書長表示隨著接受資助兒童數量的增加,基金會將進一步擴大專項基金的規模,增加更多的募集渠道,同時也希望有更多的熱心人士參與進來,一起攜手同行,讓“大愛助行”專項基金成為一個長期運作並且有實際成績的公益項目。

註:請在轉載文章內容時務必註明出處! 編輯車用擴大機:陳靜

5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書都好貴喔

fxz5wkn7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